您好,欢迎光临AG和记网站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10-60410138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任女士

电话:010-60410138

传真:010-60400391

邮箱:1678302666@qq.com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牛栏山镇府前街9号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行业】今年废纸缺口预计为693万吨这个“大窟窿”能被填补吗?
添加时间 2020-02-06 22:28 点击次数  次 返回 作者:AG和记 文章来源:AG和记官网

  原标题:【行业】今年废纸缺口预计为693万吨,这个“大窟窿”能被填补吗?

  进口废纸量下滑这么多,为何缺口还未显现?2020年是否会出现废纸供给缺口?废纸缺口是否可能被其他途径填补?

  2017~2019年废纸进口量相较于2016年累计预计减少3175万吨。外废配额下降背景下,进口废纸量从2018年开始出现大幅下滑。2016、2017、2018年进口废纸量分别为2850、2572、1703万吨,截至2019年11月已审批的外废进口配额为1074万吨,因此预计2019年可进口废纸量为1100万吨。以2016年为基础,2017、2018、2019年废纸进口量分别较2016年下降278、1147、1750万吨,则2017~2019年较2016年废纸供应平衡水平累计下降3175万吨。

  对外废原材料的替代可以来自三个方面,分别是进口包装纸、进口废纸浆、国废使用量提升,我们分别来看这三个渠道2016~2019年的变动情况。

  2017~2019年进口包装纸预计较2016年累计增加454万吨,对应废纸量约499万吨。根据海关总署数据,2016、2017、2018年包装纸进口量分别为110、198、293万吨,2019年1-9月累计进口量217万吨,同比-3.1%。假设2019年包装纸进口量同比维稳(+0%),则对应293万吨进口量。2017、2018、2019年进口量分别较2016年增加88、183、183万吨,累计增加454万吨,考虑废纸和成品纸转化比例后,对应废纸量499万吨。

  2017~2019年进口废纸浆预计较2016年累计增加136万吨,对应废纸量约163万吨。根据海关总署数据,2016~2017年进口废纸浆的量为0,2018年进口量为30万吨,2019年1-9月累计进口量57万吨,同比+209.5%。考虑到大型龙头纸厂海外废纸浆2019H2投产,假设2019年进口废纸浆同比增加250%,对应106万吨进口量。则2018、2019年分别较2016年增加的进口废纸浆量为30、106万吨,累计增加量为136万吨,对应163万吨废纸量(1.2吨废纸生产1吨废纸浆)。

  2017~2019年国废使用量预计较2016年累计增加432万吨。根据造纸年鉴数据,2016、2017、2018年国废使用量分别为4825、5087、4820万吨。考虑到2019年可进口废纸量进一步大幅下滑,但2019年废纸系价格仍处于下行周期,因此预计2019年国废使用量会较2018年提升,但仍低于2017年高价状态的高值。所以我们假设2019年国废使用量介于2017和2018年之间为5000万吨,则2017~2018年国废使用量分别较2016年变动+262、-5、+175万吨,2017~2019年累计增加432万吨。

  考虑替代效应后,2017~2019年废纸纤维实际下滑量为2081万吨。根据我们计算,2017~2019年预计进口废纸累计下滑量为3175万吨;进口包装纸累计增加454万吨,约补充499万吨废纸纤维;进口废纸浆累计增加136万吨,约补充163万吨废纸纤维;国废使用量累计增加432万吨,对应最终废纸纤维实际减少量-432=2081万吨。

  进口废纸下滑量3175 - 进口包装纸替代499 - 进口废纸浆替代163 - 国废使用增加量432 = 实际废纸纤维减少量2081。

  根据我们的计算2017~2019年累计废纸纤维减少量达2100万吨(2081万吨),但缺口似乎并未显现。那么这部分减少一方面可能由于终端需求下滑导致,另一方面则可能是被产业链中以各种形态存在的废纸纤维库存量下降所消化。

  首先来看库存的变化。由于渠道库存没有统计数据,我们2019年8月和11月进行了2次废纸系各环节的产业链调研,走访了华东、华南、华中三大区域,对各地区不同时间点库存天数进行统计和整合,并与上市公司企业层面的微观数据和专业统计机构卓创的调研数据进行了交叉验证,得到较为合理的渠道库存天数变动的情况。

  废纸系产业链分为4个环节,全产业链共6个库存环节。废纸系产业链共4个环节,从最上游至最下游为打包站、纸厂、二级厂和三级厂。其中打包站为废纸回收站,纸厂采购废纸作为原材料加工为原纸(包装纸成品纸),二级厂采购原纸将其加工为纸板、纸箱(部分二级厂兼具三级厂功能),三级厂采购纸板将其加工为纸箱并销售给终端客户(20%~30%为出口商品,内销产品中,食品饮料、家电、日化和快递、重型汽车和化工包装分别占比40%、10%、10%、15%)。考虑到原材料和成品,产业链共6个库存环节,分别是打包厂废纸、纸厂废纸、纸厂原纸、经销贸易商原纸、二级厂原纸、三级厂纸板。其中经销贸易商仅出现在2017~2018年纸价过热时期,2018年下半年纸价进入下行区间后,经销商开始逐步退出,2019年已经没有原纸经销贸易商。

  根据产业链调研结果,全产业链库存天数下降73天。库存囤积的几个环节集中在打包站、纸厂和二级厂,三级厂基本没有库存。根据产业链调研结果,2016~2019年间,库存最高时期出现在2017年,最低时期出现在2019年,2016年为产业中相对合理库存水平。根据统计,2016年产业链各环节库存天数相加为69天,2017年最高库存天数为142天,全产业链库存天数较2016年均衡状态下降73天。

  打包站废纸2016年合理库存天数为4,2017年最高库存天数为12天,2019年最低库存天数为4天;纸厂废2016年合理库存天数为10天,2017年最高库存天数为30天,2019年最低库存天数为10天;纸厂原纸2016年合理库存天数为15,2017年最高库存天数为20天,2019年最低库存天数为15天;经销贸易2016年合理库存天数为20天,2017年库存天数为30天,2019年该环节消失,库存天数降为0;二级厂原纸2016年合理库存天数为20天,2017年最高库存天数为50天,2019年最低库存天数为15天。因此2016年全产业链合理库存天数为69天,2017年全产业链最高库存天数为142天,2019年最低库存天数为44天。

  2017~2019年三年终端需求累计下滑量为569万吨。根据计算,考虑替代效应后,2017~2019年废纸纤维供应减少量为2081万吨;由库存下降带来的废纸纤维需求下降量为2030万吨,则剩余569万吨下滑量由终端需求下滑导致。

  预计终端需求569万吨下滑发生在2018~2019年,即平均每年终端需求减少284万吨,下降幅度约为3.8%。与2016年相比,2017年终端需求应该为维稳或上升的态势。2018年主要受到贸易摩擦预期影响,出口没有出现实质性下滑,由于社零增速下降,内销动能可能有所减弱;同时考虑17H2~18H1纸价维持高位,部分纸包装需求转向塑料包装等产品替代,所以与2016年相比,2018年终端需求可能出现下降。2019年国内社零增速继续下行,出口受到贸易摩擦影响出现实质性下滑,预计与2016年相比,终端需求会有实质性的下降。若我们假设终端需求569万吨的下滑量平均发生在2018~2019年,则2018~2019年每年终端需求均较2016年下降284万吨至7276万吨,下降的幅度为3.8%。

  2020年可进口的外废量预计为500万吨。截至2019年11月已审批的外废进口配额为1074万吨,因此预计2019年可进口废纸量为1100万吨。考虑到限制废纸进口的政策并无放松,预计2020年进口废纸量将继续减少至500万吨。

  2020年最大可进口成品纸量预计为432万吨,对应废纸量约为475万吨。通过对历史纸价和包装纸单月进口量的观察,可以发现价格因素是影响包装纸进口量的主要因素。2017~2018年国内箱瓦纸价格处于高位时,单月最大进口量为36万吨,发生在2018年7月。

  2017~2018年的高纸价包含较多的“炒作”成分,且在预期催化下价格快速上升。当国内包装成品纸价格过高时,进口包装纸贸易商有利可图,会引致进口成品纸大量进入国内市场,而国内箱板纸龙头协同性相对较好,从历史上可以观察到,面对进口纸快速进入时,龙头纸厂会迅速打压纸价将进口纸拦在国门外。

  因此预计2020年上涨后的纸价不会超过2017~2018年时期的最高价格水平,因此单月最大进口量也不会超过当时的最大进口量36万吨。按照单月包装纸最大进口量36万吨计算,预计全年最大进口量为432万吨,按照1.1吨废纸产1吨成品纸计算,对应475万吨废纸纤维量。

  2020年最大可进口废纸浆量预计为256万吨,对应废纸量约为307万吨。海外可供应国内的废纸浆产能有限,考虑到新投产浆线年大规模进口废纸浆可能性较小。根据我们测算2019年进口废纸浆量预计为106万吨,考虑到国内几家大厂在海外废纸浆布局的情况,预计2020年较2019年新增的可进口废纸浆最多为150万吨。因此,2020年可进口废纸浆最大量为256万吨,按照1.2吨废纸产1吨废纸浆计算,对应307万吨废纸纤维量。

  2020年最大可使用国废量预计为5100万吨。从历史数据来看,国废使用量最大的年份为17年达到5087万吨,2016和2018年国废使用量均在4800万吨左右。国内废纸回收主要依靠小商贩将废纸送往打包站(废纸回收站),他们的行为主要受到价格影响,在国废价格最高的2017年国内废纸回收量接近5100万吨,预计2020年国内废纸价格不会高于2017年水平,因此预计2020年最大可使用国废量为5100万吨。

  2020年终端需求下滑至7076万吨。2017~2019年国内废纸纤维终端需求量共计下降569万吨。我们若假设下滑量平均的发生在2018~2019年,则2019年终端需求量较2016年下滑284万吨。2020年可能受到贸易摩擦的影响延续,基于最谨慎的态度,假设2020年终端需求继续较2019年下滑200万吨,则2020年较2016年终端需求量下滑484万吨。2016年平衡状态下,废纸纤维终端需求量为7560万吨,若2020年下降484万吨,则2020年废纸终端需求量为7076万吨。

  谨慎假设下,2020年废纸缺口达到693万吨,占到总需求量的9.8%。上述分析均基于最谨慎的假设,进口包装纸量、进口废纸浆量及国废回收量均为可能达到的最大值,同时对终端需求进行了进一步下滑的假设。计算出2020年国内废纸纤维供应量为6382万吨,废纸纤维需求量为7076万吨,供求缺口达到693万吨。

  全球造纸供求相对平衡,海外能够输入中国的成品纸产能有限。目前海外的其他国家国内造纸产能基本处在供求平衡的状态,若考虑2020年海外纸厂因出口中国利润高而大肆扩张产能,最早投产时间也要到2022年,因此短期内不具备大量出口中国的可能性。2010~2016年国内包装成品纸进口量稳定在100万吨左右。国内包装纸价格最高时期2017~2018年,国内进口包装成品纸量分别为198、293万吨。2019年1~9月进口量同比增速为-3.1%,预计2019年进口量回落至284万吨。当月进口量峰值出现在2018年7月,进口36万吨,当时箱板/瓦楞纸价格分别为5381、4474元/吨,若国内箱瓦纸价格未突破该价格线,国内进口包装纸量不会超过432万吨。

  包装纸进口量受到国内成品纸价格影响。2017年2月国内包装纸进口量开始增加,箱板/瓦楞价格4478/4016元/吨;2019年3月进口量进口收缩阶段,箱板/瓦楞价格4552/3805。可以认为箱板/瓦楞4500/3800元/吨是进口纸压制线,国内成品纸低于该价格进口纸“无利可图”。

  出于质量和外观的考虑,进口包装纸对国产纸替代有限。调研反映,东南亚地区进口成品纸价格较低,但质量远不如国内成品纸,且颜色与国产包装纸不同,较难形成大范围替代。

  自产废纸浆具备一定的成本优势,直接进口废纸浆不一定经济。由于美国人工等制造成本高,东南亚运输成本较高,因此大型纸厂在美国或东南亚自产废纸浆的成本相近,预计CIF到港价均为270~280美元/吨(约1890~1960元/吨)。另一种则是国内大型纸厂与海外废纸浆厂合作,通过海外浆厂OEM代工形式生产废纸浆并运送回国内,这种废纸浆单吨成本约300美元(约2100元)。如果直接从海外采购废纸浆,目前单吨价格为340~350美元(约2380~2450元)。2019年国废价格在2000~2200元/吨,因此国内大厂自产废纸浆具备一定的成本优势,若直接采购成本较高。2020年国废价格高于2400元/吨,国内纸厂才具备进口废纸浆的动力。

  废纸浆全球产量有限,通过大量外购并不现实。废纸浆主要由美废经过简单制浆工艺处理的产品,与传统的木浆板不同,这种产品含水量高,储存时间短。因此,废纸浆作为一种造纸制浆的中间产品,在国外不属于规模化生产,产量极其有限。玖龙2018年收购的美国西弗尼吉亚州费尔蒙(Fairmont)浆厂是世界上生产风干再生纸浆的三家纸浆厂之一,产能仅25万吨,进一步表明全球再生浆浆厂较少,产能较为有限。

  国内废纸回收率大幅提升空间有限。我们根据中国造纸年鉴每年国内各纸种的表观消费量(产量-出口+进口)来计算国内的废纸回收率,即以国内各纸种的表观消费量为基础,考虑其实际可回收的比例以及通过商品包装流出国外的量后,计算出国内实际可以回收的废纸量。

  通过计算,2017~2018年国内废纸回收率已提升至84%。国内可回收的废纸大致分为箱板纸和书页纸两类,占比分别为70%和30%。废旧箱板纸回收后可用作包装纸的再生产,而废旧书页纸使用范围则有限,这部分回收率预计低于可回收箱板纸,但这部分回收率提升对于国内包装纸生产帮助也不大。

  价格影响国内废纸回收。国内废纸回收主要依靠小商贩将废纸送往打包站(废纸回收站),他们的行为主要受到价格影响,在国废价格最高的2017~2018年,国内废纸回收率分别同比提升0.8/0.2pct。2017~2018年在价格刺激下,国内废纸回收率提升不到1pct;2019年国废价格低于2017~2018年水平,预计废纸回收率持平2017~2018年;2020年若废纸原材料短缺,国废价格将抬升,在价格刺激下预计回收率提升空间在1~2pct。

  国内可回收存量废纸有限,预计2020年国废回收量不超过5200万吨。由于国内废纸回收以国内成品纸产量为基础,2017~2019年终端需求未发生明显变动,预计2020年国内可回收废纸量回到2016年均衡水平5807万吨。2020年若废纸回收率持平2018年84.1%,则对应4885万吨国废回收量;若废纸回收率提升至90%,则对应5233万吨废纸回收量。

  若国废价格未大幅上涨,可通过加入一定量木浆替代美废,以达到高端纸的高质量原材料需求刚需。但国废价格大幅上涨,木浆替代成本较高,通过计算,国废价格每上升100元,使用木浆替代较使用废纸浆成本增加65元。


AG和记